当前位置:主页 > 京都评论

袁世凯死后,他的后代去哪了?

发布日期:2017-12-08 14:11  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  

(袁世凯)

1916年1月日,袁世凯正式“登基”。

81天后,袁世凯被迫退位。

1916年6月,袁世凯在举国的一片唾骂声中,又气又病,身体每况愈下,就在弥留之际的时候,袁家人都守在病床前,二儿子袁克文看着父亲病情危险,内心十分焦急,又见大哥袁克定面无泪痕,不由得怒火中烧,痛斥大哥给家里带来的这场弥天大祸。

这袁克定心里当然不服气,一边与弟弟争执,一边埋怨父亲不该迫于压力黯然“退位”,兄弟二人越说越急,其余的弟弟妹妹也都站在了二哥一边,指责要不是袁克定自己想当“太子”,处心积虑地劝父亲称“帝”,整个袁家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。

袁世凯睁开双眼,叹了口气,挥退了围在窗前的一众儿女,对侍疾在侧的老友徐世昌低声说道:“是他害了我!是他害了我!”袁世凯也没说这个“他”到底是谁,便离开了人世,所有的儿女都认为,那指的就是他们的大哥袁克定。

(袁世凯家谱)

身为长子的袁克定,尽管坐着家长的位置,但已然没有了父亲那样的威风。分家之后,兄弟们自立门户过日子,他的命令越来越无效,也因为复辟和分家的事情,袁家人甚至开始憎恨他了。

树倒猢狲散,袁世凯死后,袁克定主持分家,他给自己分了40万大洋和天津的房产,而袁克文只分得了12万大洋,10根金条,剩下的兄弟姐妹只分到10万大洋,这让所有的弟弟妹妹对袁克定的反感更进一步。

(袁克定)

袁克文拿到这些钱后,携家带口来到了天津生活,养着众多妻妾的同时,他还是随意地挥霍,并染上了大烟瘾,经常在床上吐雾吞烟的,如此折腾,他的身体很快就支撑不了了,他也不管不顾,依旧如故。

抛开了家庭的束缚,大哥对自己不再图谋加害,一身轻松的袁克文彻底过上了“末世公子”的生活,他几乎是夜夜笙歌于青楼之间,就在几年的时间里,所纳的妻妾数量之多,可以说不在袁世凯之下,前后竟达16人!

(袁克文)

几乎把所有珍藏物件变卖了的袁克文已经是穷困潦倒,他再也拿不出铸有他老爹头像的银元来了,可自己作为青帮老大,手下还有那么多兄弟需要自己照顾,鉴于自己的字画在天津是小有名气,他就想到了以卖字画为生。

然而这种卖字画的日子并没有坚持多久,意外就发生了。

1931年的正月,袁克文染上了猩红热,此时的生活虽然不像是平常人家那么窘迫,但是比起过去的奢华也显得十分清寒。面对着每况愈下的身体,还有生活的窘迫,他写下了“寒云寒,寒真彻骨要百般忍耐,才知自有岁寒心”的句子。

几天之后,还没有痊愈的袁克文又来到了青楼吃花酒,没想到,酒色一激,旧病复发,没过多久,这位年仅42岁的“二皇子”便匆匆离世。

家里要办丧事,袁克文的佳人翻箱倒柜,最终才在他书桌上的笔筒里找出了20元钱,这是袁克文身后留下的所有遗产。

妹妹袁静雪赶到的时候,看哥哥生活的如此贫寒,不由大哭不止,她把弄得整个袁家支离破碎的罪过都记在大哥袁克定的头上。

(袁克文)

最后,葬礼还算得上风风光光,北京广济寺的和尚,雍和宫的喇嘛,青帮的徒弟从他的住所直到他的墓地间,在沿途搭了很多的祭棚,在给袁克文出殡时,还有一只自发的队伍里有上千的风尘女子,她们有着统一装束,发系白头绳,胸戴袁克文头像徽章为袁克文送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