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京都评论

光绪临死欲杀袁世凯优待李莲英

发布日期:2017-12-12 09:54  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  

光绪

光绪二十六年,八国联军攻打京师。当年七月二十一日天未明,慈禧太后率皇上等空身离开宁寿宫,出神武门,有车数辆,太后、皇上、后妃、大阿哥等皆乘车,各妈妈女子等也乘车,太监等总管首领也有车有马,其余太监步行。出德胜门后不善步行的太监,逃去者甚多。到了颐和园仁寿殿,只剩下三十余名。太后对大众哭道。“谁是我母子的亲人哪?你们就是我们母子的亲人!皇上,你还不给谙达行个礼!(谙达,即满语皇上老师的意思)。光绪即将行礼,李莲英急忙抱住,大众哭声震天。

次日李莲英看见皇上抖身寒战,近前视之说:“万岁爷冷吧!”光绪说:“出宫时,仅穿一布衫,如何不冷。”李莲英急忙将身上当绸棉袄脱下,跪而进上说:“不嫌奴才脏,请穿上。”说罢泪珠满面。光绪说:“谙达你呢?”李莲英说:“奴才冻死一万个有何可惜!”光绪在一路之上,一切都由李莲英伺候。皇上能够安然抵达太原皆是李莲英的保护。

及至太原,听说庆亲王、李鸿章和留守大臣与外使议和,外使均主张以光绪皇帝为主体,因此,光绪皇爷骤然而权威高于一切了。

光绪在太后面前很是孺态,常告妃嫔的状。他说:“皇爸爸,他们欺负我。”太后说:“谁敢欺负皇上。”光绪指后妃和溥隽说:“她、她、他。”太后说:“这还得了。”话音未落,帝已拳击溥隽两下,转打皇后和瑾妃。皇太后急忙制止说;“皇帝别伤你手腕,我替你出气。”于是,命太监掌刑,后妃、溥隽各责打二十竹杆。从此太后皇上母子慈孝复旧。

西巡回銮之后,光绪对李莲英不忍忘其旧情,每至太后宫,必与李莲英闲谈,意极亲切。

及至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日之前夕,光绪病重,李莲英暗里告诉皇后说:“万岁爷病已沉重,皇后何不去瀛台看视。”皇后说:“没有太后的旨意怎么敢去呢。”李莲英说:“老佛爷也病重,这是非常时候。”皇后因此到了瀛台,太监回话:“皇后驾到。”当时光绪病在床上,首领太监领进,光绪与皇后相见,涕泪交流。皇上命太监回避,有密旨两道:一杀袁世凯,二是特殊待遇李莲英。

光绪于十月二十日宾天。皇后亲为穿衣,皇帝死后照例要口含一珠。皇后命内殿总管尹义忠,开库找珠子,其珠甚小,皇后欲用皇上冠上之珠。尹说:“没有旨意,怎敢拆下。”皇后怒视说:“这是什么时候,还说旨意。”于是将自己冠上的大明珠取下,纳入皇上口中。光绪宾天后,搭在吉祥轿上,由西华门送到乾清宫入硷,即将梓宫停在宫内。

慈禧皇太后在当月二十一日宾天,也是皇后亲自为她穿的衣服。搭在吉祥轿上,先送往寿康宫入硷,再将梓宫停在宁寿宫大殿。后开皇极殿(宫之前殿)办理丧礼。李莲英在宁寿宫率全宫太监妈妈女子等均穿孝服,住西廊下。隆裕皇太后(光绪皇后)每祭奠毕,必至李室,李莲英早在阶下迎候请安,皇后进室必说:‘李谙达帮我。”李莲英感激涕零说:“奴才老矣!奴才老矣!”摄政王也每祭之毕,必至李室,特加慰藉。

事后,特恩李莲英退休,带俸为民。宜统三年李莲英死于西苑门外北胡同隆裕太后的踢宅。李死之日,将慈禧恩赐之物,悉数上缴清宫。

(摘自:《老太监的回忆》 信修明(清末太监)/著 北京燕山出版社)